阿卡伊

最后悔的事,就是当年去看了那场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原来那部书,于我而言,已经是人生的一部分了。它藏在光阴深处,雕刻着每一个十年。白纸黑字,造就了他们的骨血,薄薄的纸页后,自有一个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我在心间看见了潋滟西湖,悠悠长白,千年雨景,盛世灯火,以及,那些鲜活的,仿佛真真切切存在过的那些人。他们用短短数十年与千年迷局抗衡,在最深沉的算计中交付着信任,山川雪景,大漠戈壁,都一步步踏过。所有的相遇,别离,重逢,都可以是同归。因为无论殊途与否,他们都已经相识了,这一条路再怎样艰险,都会并肩走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场棋局纵使万般凶险,也能从错综复杂的漆黑墓道里,看见点点火光——或许只是谁落下的烟灰,但已经足够了。世事艰难,一直坚持着的的那个人,那么决绝,他没有砍掉自己的脚,心和身都不停地往前走,在没有光的地方,丢掉了天真。可即便浑身浴血,心神憔悴,他仍然执着于真相,执着于破解与拯救,因为他希望所有人都好。他会有小奸小恶,会有城府算计,但刻入骨子里的,永远是重情重义,柔软善良。

        尘埃里滴入的血依旧滚烫,心火还在沸腾着,伤痕落在肌肤上无法消去,他却说这辈子已经足够了。他想起往昔种种,想起他的伙伴们,活着的,死去的,他想起他的前半生,然后他说人生真难啊。那一刻,我多希望时间回流,停在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号那一天,笔落成定局,从此,故事告一段落,而想象永不枯竭,世上最幸福的事皆可以赋予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 奈何人终归要继续向前,无论是他们,还是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大结局之后,还有那么多东西在等待着。他仍然在扑朔迷离中与伙伴交付着光明与信任,即使背负的东西沉重而痛苦。可慰的是,他们的友谊,早已不那么凡俗,他们之间,不存在什么欠与不欠,从来都是成全二字。你看,连那个流连百年不入世的人间客,都在驻足的片刻动容。他们的心和情的价值,胜过世间一切古董宝藏。所以还要一起走下去,在正真可以休息以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远在另一个世界我们呢?在现实社会的打击下,在舆论,流量的撕扯下,在别人一声声的嘲弄讥笑下,我们还能守住当初的那片净土吗?还能一直一直都记着当年的初心吗?像他们记得为什么上路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希望可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饮冰十年,难凉热血。”我始终,都记得这句话的。它承载着我们与他们的足迹,在某个时刻,意外地重合。这十年,不仅仅是他们走过啊,我们也曾,也曾在无数个日日夜夜,在被窝里,在书桌上,在隔壁的咖啡厅,在静悄悄的图书馆,用眼睛和心,一遍一遍地描摹他们的身影和足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不止这些,远远不止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能忘记呢?这些年来,为他们涌起的热血与疯狂。以这样的方式,和另一个世界的他们纠缠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把一切故事串联起来的他,才不会停下来,他们的征途,已经重启,这一次,一定要更轻松一些啊,毕竟,大家都在身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我们,我们还有我们的十年要走,我们无法猜测他们会在哪一年迎来正真的休息,但可以确定的是,我们的征程,是接下去的十年又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长白之雪又落下一片之时,重启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始我们的第十六年。